珀尔

He suffers what I sing of.


【后记】
     “我真是好喜欢水和树一样的人,从来都喜欢。”

琼斯(小绿): 如果你开始变成泡沫了,我
                      该怎么办呢?
bubble(小蓝): 您只需要再亲亲我就好
                       啦。〖脸红〗

【后后记】
向以下作者和作品致敬(按字母表顺序)

安徒生《海的女儿》、《北欧神话》、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玛利亚浴场哀歌》、歌德、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王尔德《夜莺与玫瑰》、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仲夏夜之梦》、雨果《九三年》

      安徒生大大的《海的女儿》真是我读到过的最美丽的付出和最令人心碎的童话故事了,这次算是续写+改写?(吐舌)小人鱼化成的泡沫获得了人类的爱情。本来想写精灵主题的,但是精灵有上千年的寿命,没有灵魂的人鱼只有三百年活着的光阴,和人类更加接近――也更具有悲剧性,不过没关系,爱就是灵魂

1     安徒生大大的故乡是丹麦的欧登塞城
2     在安大大的时代挪威还隶属丹麦,挪威是鳕鱼的盛产地
3     台词方面:好多莎翁的韵脚+胡编乱造!!!
4     我真想把神甫夫人、琼斯和bubble的三人对白演出来呼呼呼!
5     大家都信基督教哦,虽然丹麦是北欧(捂脸)写到一半才记起来!布拉奇是北欧神话里的美神及诗歌之神,文末的琼斯先生的外貌描写有参考海洋之神和风神尼尔德
6    bubble的发音真的特别可爱,让人一下子就想到泡泡

最后,非常非常感谢读到这里的你们!!
                    〖鞠躬〗

海的女儿③

11
       小男孩是哭着醒来的,他像他的母亲一样渴望命运女神的垂怜,可命运女神总是将橄榄枝递给陆地上的人们。

    他想起琼斯先生赐予他的名字:bubble。在一个暖和得出奇的下午,小男孩获得了这个名字。

      琼斯和他的朋友们在渔船的一头吃烤鱼干,年纪最小的渔夫悄悄地坐到他身旁,“您的女儿真可爱,她叫什么名字?”

      “他叫'bubble'(泡泡)” 没有任何迟疑,这个名字脱口而出,而且朗朗上口,小男孩在琼斯先生心里就像一个漂亮的小泡泡,自由自在地蹦来跳去,“我很爱他。”

     “琼斯的意思是,你当他女婿是没指望喽!”另一个伙夫笑着叫走了小渔夫,“我倒有个女儿,伙计,你看我这个亲家如何?”

       太阳偏移,琼斯眯起橄榄叶般翠绿的眼睛:原来我的小男孩在几天之内就俘获了大家的芳心啊。他觉得心情大好,对突然冠上的“岳父”“丈人”的头衔感到自豪,和一小点儿不爽。

       晚风吹进纱帐,小男孩记得他在琼斯先生的低吟里睡去,又在琼斯先生的怀抱里醒来。

       “小bubble,睡醒啦?我们吃晚饭吧,bubble,这是你的名字,原谅我之前没有给你取名,那时候我可想不出bubble这么好的名字,bubble,bubble,我的小泡泡,我真幸运……”

       小男孩也跟着琼斯先生开心地笑了起来。等他学习到bubble这个单词时,小男孩往钢笔里灌了最好看的墨水,用苹果绿把深蓝色的bubble圈了起来,特意跑到琼斯先生面前给他看看。

      那时的琼斯先生会温柔地圈住小家伙,一遍一遍地念着“bubble”,仿佛他只是他的小泡泡。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十岁的夏末,小男孩才把自己的名字主动介绍给其他人。虽然名字是为了让别人叫的,但是,小男孩把bubble这个名字小心收好:

       这是琼斯先生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可琼斯先生已经把bubble忘记了。

       少年在日记里添上一句。

12
       神甫夫妇头一次敲响了琼斯家的门,告诉他那位贵族抵达码头的消息,以及这位贵族要把他的小男孩带走的噩耗――不,应该是好消息,是吧?

       开门的是琼斯,在邻居家逃避了三天之后,琼斯回到了他的小男孩身边,一个咸咸的拥抱昭示着他们原谅了彼此。

      但他们没有互相救赎。

      小男孩像往常一样,可他不再热切地询问琼斯先生有关爱的话题,他不再恳求爱与关注,他的灵魂不再向琼斯完整的展露。小男孩长大了,他成了少年。
    
      是小男孩不顾一切地向琼斯先生示爱,是小男孩悲痛欲绝想要像他的母亲一样坠入深海,是……是少年主动向贵族提出了去伦敦旅行的恳求,是少年对琼斯的赎罪置若罔闻,是少年失去了爱。
 
      少年在日记本上,总结发生在他身上的一系列情节,他想到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它写道:

          He suffers what I sing of.
      他为爱饱受折磨,我却为爱而歌。

      玫瑰色的笔迹使他想起他的嘴唇,他烦躁地合上日记本,句号压出一朵玫瑰,提起行李离开了,离开他居住了十五年的巢窠。

       现在故事接近尾声。
     
13
       乱作一团的码头上,神甫夫人一眼就看出了琼斯心里烈火熊熊,他紧皱的眉头,他绷紧的嘴角,他眼中强烈的不舍――他的眼神几乎要把他的孩子强留下来。

      少年快步向他走来,他那富有青春活力的小嘴还吻了他一下,像小男孩拉着琼斯先生的手指在海底触碰到的珊瑚,但这是柔情蜜意的一吻,还是儿子亲吻父亲表达敬意的一吻,还是离别的一吻呢?他还爱着他吗?

     “如果亲爱的小bubble离开了,琼斯就得娶他邻居家的女儿――天呐,不对,她已经与一个外乡人在我的丈夫面前宣誓结婚,那可怜的琼斯就只能娶那位多病的寡妇了,明明是琼斯的善意救了她的女儿(咚――咚――咚――)丧钟?我的上帝,这可不很吉利!
       我必须要将昨夜梦境讲给他们听!”

      神甫夫人拉住正欲离开的少年,把他和琼斯一齐拉到身边。神甫则负责与那位贵族交谈。

    “亲爱的bubble,原谅我上次又将你错认成娇俏姑娘,你有否听过人鱼公主的童话?”
   “这没有关系,我当然听过。”
   “哦,琼斯,我看见了什么?看见一个人,看上去就像浑身浸入爱河,受尽青春的所有折磨!”
    “夫人,也许是我近来无法安眠,身体欠佳,多谢您的关怀。”
    “您还好吗,琼斯先生?”(格外小声)
    “如果人鱼公主得不到真爱之吻,或是所爱之人爱上他人,她就顷刻变为泡沫,甚至连一座坟墓也不留给她心爱的人!”
     “所以呢?人鱼总是得不到凡人忠贞的爱情。”(黯然)
    “夫人,有什么能为您效劳?bubble,如果你是人鱼,那么你已得到我全部的爱。”
     “这种时刻就无需繁文缛节,让我这个上帝仆人的妻子主持神圣的仪式,两个年轻人,如果你们彼此相爱……”
      “我不再年轻了,但我的确爱他,可他不一定仍然爱我。”
       “您一直很年轻――我爱您,让我们听完神圣的祷词吧,就当作是离别的乐曲。”
      “请向对方献上最纯洁的一吻。”
     (两人不知所措)
      “再次请求二位的原谅。我昨夜梦见我们可怜的小bubble登上轮船,遇上风暴与雷电,轮船左摇右晃;岸上的琼斯揭开新娘的面罩,漫天飘雪,新娘的嘴唇在夕阳下金光闪闪,项链上最饱满的珍珠来自于一枚特殊的蚌。当琼斯亲吻新娘之际,小bubble的身体化为一捧泡沫,从船舱地上的木板缝隙间流入大海;那洋流送来了小bubble时,也将一粒沙送入了那枚蚌,出生与死亡相互追逐……琼斯先生只剩下一束干枯的珊瑚与海葵,中间插着一支凋零的桔梗,去千万次缅怀遭遇海难的小bubble。”
      “是我的母亲告诉您的吗?”
      “我的bubble,你的母亲是一位预言师吗?如果事情真要这么发展,我定要将小人鱼丢弃的匕首插入自己的胸膛,用滚烫的血恢复她美丽的鱼尾。”
      “我的母亲,她是安徒生的女儿,诞生于一抹幽深的蓝,不知为何我从书中的海洋流入了北海(丹麦西部邻海),也许读者的泪水将bubble一词晕染……那柄匕首应该没有和我同行。”
     “那么,你会变成泡沫吗?”
    “会的,琼斯先生,对不起,我会的。”
    “那bubble愿意接受琼斯的吻吗?”
    “琼斯先生只是害怕我变成泡沫,没关系的,我或许能够得到布拉奇,那位贵族少年的垂青,没准我能够得到他的爱情!”
     “不,那我不准你离开了,夫人,请为我们主持婚礼。当你走向他时,我的bubble,嫉妒的热浪使我窒息。”
  “琼斯先生,我爱您更甚与爱我的爸爸和妈妈,像我的母亲倾心那位人类王子一样……唔……”
     “我同样爱你。”
      
     骄阳送来温暖的和风化解坚冰,平息拍向岸边的惊涛骇浪,沙砾像碎了一地的水晶。少年从海中出来,走向那个人类――他风华正茂,头戴贝壳与海草编织成的桂冠,双脚被海浪冲洗得无比洁白而光嫩。少年走向他的爱人。
      海洋之子归顺于海洋之神。
      清亮的绿环绕着澄澈的蓝。

    故事从此改写。
    于是小人鱼轻盈和明朗得像一个水泡,冒出水面了。

海的女儿②

7
    “你愿意送我一朵花吗?”在夏季的最后一天,小男孩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他已经向她确认过所有的花语里都有爱情。
     “喏,黄色的鸢尾。”
     “鸢尾的意思是……”
      “友谊地久天长!”

       伴随着女孩肩上模糊的笑意,这段朦胧的恋情画上句号。

        五年后少年在与琼斯先生道别,登上黑色大邮轮的前夜,邻居家的小女儿已走进码头的旅店,正要去追逐她炽热的爱情。

      他们在码头再次遇见,一大清早,琼斯先生还没有睁开双眼。

     “我总觉得你当年来送花、与我交谈并不是为了和我交朋友。我总觉得很难过。”少年开着认真的玩笑。
       “是的,向你道歉,我当时只想成为琼斯先生的妻子,你的继母?而琼斯先生爱你,这样会使你好过一些吗?”
      “可是你现在爱着别人!”
      “那么我的母亲就会成为琼斯先生的妻子,而我的母亲病重得就要死了。”
      “这更令人难过了。琼斯先生会把他的爱给你的母亲,我就要……”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那时非常喜欢你,想送你的本来是黄玫瑰!”
     “女士,善意的谎言总是漏洞百出,黄色的玫瑰代表着纯洁的友谊。为什么海里的花没有花语呢?(海里的花?)是的,你们把她们叫做珊瑚或海葵,我希望海里的花也有岸上的花的好运。每当我钻入海洋时,奶白色的珊瑚便为我冠冕,我是她们的小王子,她们没有香气,只有会跳舞的柔软花瓣,我喜欢与她们跳舞,琼斯先生也喜欢……我要去找布拉奇了,布拉奇是我新结交的朋友,凭着我的灵魂一千次的问安!”
      “没有你的光我只有一千次的心伤!小琼斯,再见!”

      最终,她还是没有向他泄露她真正的秘密:十二岁,大病初愈的夏天,她在山崖上的花丛间窥见了海洋之子还未长成却已足够摄人心魄的一面,蓝天映射海洋,海洋倒映蓝天,那双琉璃般透彻的眼,日光化为白银,云朵凝成水汽,更何况是与爱交织的时刻,她多想跪在他面前,祈求少年神祇纯净的爱情。

    世间良药许多,唯有爱能让人重新活过。

8
       小男孩不知道的事情很多,可十四岁的他又应该知道什么?从神甫家回来的路上,他第一次挣开琼斯先生的手,与他争辩,这次争辩差点把他推进泪水的世界。

        “琼斯先生,您欺骗我。”刚到集市上,泪水就涌进小男孩的眼睛,他想哭泣,可琼斯先生说过男子汉不能随便落泪。他好不容易忍住了,却发现正是琼斯先生一次次的抛弃使自己落泪。

     看见小男孩颤抖的肩膀,琼斯狠不下心,沉不下脸,更别谈教训小男孩了。他用不轻不重的力度掰过小男孩的肩膀,使他面对着他。

      “我没有骗你,我的孩子。”

      “您骗我说您爱我。”小男孩直视着那双鹰一样锐利的、碧绿好看的双眼,这双眼的主人牵引着他,度过了多少白昼与长夜,有过温存,有过坚定,有过虔诚。他想勇敢些,可一张开嘴,眼泪就争先恐后地跑出来。小男孩觉得十分丢脸。

       “我当然爱你,每一对父母都爱他们的孩子。”琼斯蹲下身,把委屈的小男孩搂进怀里,像许多年前那样。

        “可是……”小男孩还想说下去,琼斯把他抱起,并且制止了他,以一个嘴唇以外的吻。

     “那位绅士也许两个月后来到丹麦,在此之前,你们可以通过书信来往。”琼斯笑了起来,仿佛回到了自己年少的时候,与心上人进行着单方面的艰难而有趣的交流,“放心,我不会偷看你的信件。”

      “琼斯先生,我已经长大了,还有,我允许您看我写的每一封信,以此来证明我结婚之前的童贞……”小男孩把头埋在琼斯的肩膀上,虽然他已经十四岁了,但琼斯先生仍然可以单手把他抱起来――想到这儿,小男孩的声音更低了,像一条羞怯的小鱼在嗫嚅,琼斯先生的耳朵痒痒的。

        小男孩在剧院里看过上百场戏,再直白露骨的对白也能脱口而出,他的小本子上尽是些洋溢着爱意的比喻。他多么希望自己成为深爱着无情的狄米特律斯的海伦娜,而不是哈姆雷特苦命的恋人――奥菲利亚,她满身盛装,自溺在一条铺满鲜花的溪流里了。

       可他没有选择,他的爱人必须同样爱他,否则就是帷幕拉开,悲剧反复上演不知疲倦。

       可他在琼斯先生面前就是只不会说话的小鸽子,不管他发出抑扬顿挫的求爱之歌还是凄怆的哀鸣,琼斯先生都觉得那时他饿了,然后拿来玉米粒,把他苦苦哀求的真心落在储物柜里。

9
      小男孩接受提议,开始写信,他一天写两封信,早晚有关“您还喜欢我吗”的提问浓缩成了午间用餐时的一句简短的陈述:

     “您一定要爱我,我恳求您。”

      琼斯那时刚被提拔为捕鱼队的副队长,也就是说,他一周有三天的假期可以使用,薪水也提高了,足以支持小男孩的学费。他提前回家,准备给小男孩一个惊喜,却反而被小男孩吃午餐时冒出的一句话吓到了:

     “我求您爱我。”

     琼斯愣住了,小男孩真诚的目光使他无法背离自己的心随便找一个理由应付,他垂下眼帘,睫毛的阴影里翠绿蒙上层暗色,墨绿如森林。

   “你不用祈求,孩子,(叹气),我怎么会不爱你?”

    “在我消亡之后,你会视昨日誓言为过眼云烟。即使爱情的黑夜里也有正午的骄阳,但总有乌云蔽日阴雨绵绵。当我死去,一旦我失去我的生命,死神已经预订我的身体……”小男孩嘴角弯弯抽出一张信纸来,继续朗读他还不能背诵的部分,凭借着生平的阅历和最饱满的感情。

     琼斯听到了纸料的摩擦声,抬头撞破了小男孩的把戏。他感到无奈又好笑,装作蒙在鼓里的样子听小男孩念完这封无主的情书。有一瞬,他多希望这封信是小男孩的真情流露――而这是Crime(背德的)。

      他是他的养父。
      他可以爱他,庇护他,但他不能以恋人的身份爱他。

      小男孩结束了他的告白,连耳朵尖也染上可爱的绯红。他充满期待地看向琼斯先生,看向他玫瑰色的双唇上的纹路,突然泛起一种想去亲吻他的难以抑制的渴望。他的指尖也激动地显示出凤仙花的颜色。

      可他的爱人无动于衷。

10
    “琼斯先生,您觉得这封信怎么样呢?”

     “很不错,比我追求莉莉小姐时写的好多啦。”琼斯刻意忽略了小男孩尾音里的欢欣雀跃,以及寻求恋人夸赞的小骄傲与不确定,胡诌出一个名字用来搪塞。他以一个三十多岁的成人的角度,可笑地衡量起一个十几岁孩子的情感来了。

     “那位贵族少年会喜欢吗?我从未接触过上流社会。”小男孩咬住嘴唇,脸色苍白,可还是难以保持平静,他的爱人拒绝了他,爱情的黑夜里连月光也不赏脸光顾。

    “会的,他会的。”琼斯差点把“he”说成了“I”。他没有办法忽视小男孩眼中的受伤,他最心爱的孩子因他心碎。

    “那我就去邮局了!琼斯先生,您也应该找一位寡妇,不,一个女人结婚,令您的养子在介绍家庭时不需要编造谎言。”小男孩从唯一沙发上站起身来――沙发上的坐垫是琼斯先生选的,沙发上的贝壳与海螺是琼斯先生拉着他的手一颗一颗捡的,可以听到塞壬的歌声。他不准琼斯先生听,因为那歌声太过美妙会迷惑凡人的心智,他不希望琼斯先生爱上他物。

     泡沫又凝聚成了小美人鱼。
     每一步都是那么难,像她的脚走在尖刀上一样难。
    她想起了她要灭亡的早晨,和她在这世界已经失去了的一切东西。

     琼斯先生看着小男孩的背影慢慢变小,耳边回荡着小男孩的话语,最后回响成一串气泡破裂声。每个字母都清楚,每个单词都含糊――如果小男孩不再执着且专一地爱恋着自己,如果他也对别人露出“恳求您爱我”的卑微神情,如果他有了温顺如羊羔的妻子……他会忘记自己,自己也会把那个猫儿般呜咽的婴孩、那个月下歌唱的精灵、那个海草间穿梭的少年彻底抹去。

       琼斯先生想起小男孩断断续续的梦呓:

      我们没有一个不灭的灵魂。我们从来得不到一个死后的生命。我们像那绿色的海草一样,只要一割断了,就再也绿不起来!……

       小美人鱼!琼斯想起给小男孩讲的上千个睡前故事之一,他的小男孩多像那条小美人鱼。

       只愿他别遇上负心的王子,琼斯向上帝祈祷。小男孩回来前他征得了邻居的遗孀的同意,在她家借宿几夜,隔着薄薄的脆弱的一面墙,琼斯听见了小男孩压抑的哭声,明早一定要托神甫催促一下那位绅士的行程。

      也许他会扫开孩子心中暂时的阴霾。
      这个他不能是琼斯,真的不能吗?他哺育了这个美丽的精灵,却要残忍地拒绝这个精灵无暇的爱意。

海的女儿


为我所有的读者们献礼

(渔夫绿与泡沫蓝)
(后记是简短的演员绿与演员蓝)

1
     这个柔软、美丽又脆弱的小家伙来得突然。

      月光下,年轻的捕鱼人在堤坝下的沙滩上捡拾大海遗忘的宝物,在上世纪的漂流瓶、因盐分而锈蚀得不知原貌的匕首和戒指、不再通行的金币和碎玻璃间,躺着一个小猫一样呜咽的婴孩,显得那么无助而可怜。仿佛是海浪冲上岸去向栏杆求吻不成,不甘地退去后留下的泡沫化成的。一个男孩。

      善良的渔夫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小心翼翼抱起沙里的孩子向本地的神甫家走去。神甫是刚刚成年的渔夫除了基督外最崇敬的人,他一定有办法的。

      “请开开门!伟大的主,我有急事!”

       开门的是神甫的新婚妻子,借着蜡烛黄澄澄的光,她满怀歉意地向渔夫说明丈夫不在家中,又仔细瞧了瞧他怀里哭得令人心疼的小宝宝,“真为她难过,上帝保佑她。”

    “夫人……”渔夫本想打断她的话,却觉得这十分不礼貌,于是把剩下的话吞回腹中。

     “你可以喂她一些鱼肉羹,记得把刺去干净。哦,可怜的孩子,六月的晚风对你来说也太过寒冷了,快回家吧!明早我会让侍女给你送来新鲜的牛奶。” 塔楼的钟敲了第十二下,神甫的妻子急忙结束了对话,掩上沉重的房门。

     “谢谢您,夫人!”渔夫搂紧些宝宝,往家的方向跑去。他没有拥抱过女人,他的心上人总是朝着他摇头,露出一副多情而愁苦的模样,仿佛他的脸上刻着谬论或悖论什么的。但是,此时他用的力气是最小的,抱的方式也是最温柔的。

       他抱的可是个柔软的婴儿!天呐,真不可思议。难怪富人们有了娃娃总是眉开眼笑,给他与伙伴加一个月的工钱。
 
     六月的夜晚突然就凉快起来了,小家伙在颠簸中睁开了眼睛,睫毛上挂着露水,星星趁机藏进露水里。

2
    “嘿,小家伙,你好,我叫琼斯,这是今天新打上来的鳕鱼,挪威总是给人带来惊喜――对了,你是个男孩子,神甫的夫人刚刚认错了,不能怪她,天实在太黑了。你睡着了吗?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睡吧,好孩子。”

      琼斯把小男孩放在自己狭小的床上,用破帆布做一个襁褓,又琢磨起鱼肉羹是什么东西,他从未听过这名字。最后决定用刀柄生锈的刀把鳕鱼肉切成小片,一根一根地挑出刺来,蒸熟以后雪白雪白的,就像浪花。

      婴儿的喉咙是娇嫩的,琼斯知道,上次邻居的妻子给几个月大的孩子喂了干草,没办法的事,只有干草可以吃了,贫穷夺走了最后一碗燕麦和皮肤紫黑的孩子。他绝不能让自己的小男孩吃干草,或者是其他太过粗糙的东西。

       想到这里,琼斯有些害怕,走到床边,以一种笨拙的手法让小男孩醒了过来。小男孩呜呜地哭起来,琼斯不知所措,只好轻轻地唱起渔民间流传的歌谣,这支歌谣是大海的,所有的渔民最终也属于这蓝色的摇篮。琼斯对大海抱着敬畏之心。
 
     小男孩的哭声渐渐平静下来了,睁着大眼睛看着琼斯。琼斯看见他的脸除了因哭泣而略显苍白以外,散发着恬静的珍珠的光泽,心里终于踏实下来,用不算大的手掌抚摸着小男孩的肚子。

     琼斯选了一柄最干净的勺子给小男孩喂食。清蒸的鳕鱼香喷喷的,看上去也软绵绵的,很适合给小孩吃。琼斯一勺一勺地喂,小男孩一小口一小口地嘬,像只小鱼。因为嘴巴里没有几颗牙齿,所以嚼碎再吞咽的过程被拉得很长很长。

     琼斯一点儿也不急,耐心地等着小男孩吃完一勺的鳕鱼羹。每隔一段时间,就到门口的柴火堆上热一热凉掉的鳕鱼羹。

     仿佛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以小男孩眨一眨眼为单位时间,每分每秒都填满了蜜糖。

    夏季的萤火虫萦绕在窗户旁,它们飞着,它们低语,它们向孩子、真理与星星献礼。

3
      小男孩像个贫穷人家的孩子那样长大了,除了过分美丽的外表和少女般纤细的身躯。琼斯觉得后者不过是营养不良的后果,让小男孩再和他出海打几天鱼就可以改变。而在船上他只准他递渔网。

    “水晶比起你的眼睛,也显得浑浊无比。”剧院的演员唱道。

       琼斯也真正从青少年步入成年,身上覆上一层薄薄的肌肉,手指与脚趾变得长而灵活,又因为长期浸在水中而微微发皱。总而言之,琼斯由单薄木讷的竹竿儿,成为了阳光开朗的俊小伙。

      其实琼斯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直到某天清晨他发现自己不得不每天都剃胡子才能不吓到孩子,直到昔日的心上人不再用“他太青涩”的理由推脱他的求爱,而是脸红着打开折扇,允许他吻自己蕾丝手套下的手背,直到邻居去世,他终于能够以男人的身份安慰邻居的遗孀。

     “我失去了我的儿子,又失去了我的丈夫,我的女儿在病榻上缠绵。”她哭泣起来,隔着泪水,凝望琼斯还未被贫穷打垮的面容,追忆丈夫生时的风姿。

      琼斯突然想起母亲,却只想起灰尘、咳嗽与疾病,繁琐的衣裙和昏倒。他深吸一口气,轻拍这位寡妇单薄的肩膀。命运的折磨已经令她形如枯槁了。

    “您……愿意娶我吗?或者我的女儿?”这位寡妇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攥紧琼斯的衣角,眼中是孱弱的光亮。
      
     “这、这太过草率了,夫人,也许等您的女儿成年之后再议比较合适。”琼斯窘迫又惊讶。
 
      得到年轻小伙委婉的拒绝后,她的手指一僵,松开了他的衣角,颤巍巍地转身,收拾丈夫的遗物去了。

      琼斯松了一口气,偏过头看见偷偷跟来的小男孩,正乖巧地坐在他脚边的空地上――他还没有领略过死亡的恐怖呢,所以并不害怕。

    “我失去了我的母亲,也许也失去了我从未谋面的父亲,我多么悲伤啊!”小男孩突然开口打破沉寂,学着演员们,学着寡妇,希望得到一个同情的抱抱,或者让琼斯先生不那么难过就好。

       琼斯叹了一口气,又忍俊不禁,抱起小男孩,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还蹭了蹭小男孩的鼻子。决定下次要和小男孩一起去剧院看戏。

   “可我们拥有彼此啊,我们多么幸运。”

    月光白白的,琼斯的亲吻带走了小男孩勉强挤出的几滴泪珠,他想着小男孩今天又和海星玩捉迷藏,和海马赛跑,穿梭在海草里,他就是大海最疼爱的孩子,玫瑰色的双唇弯成爱的弧度。

4
      神甫的夫人在一个下午见到了小男孩,距上次仓促的一面已有十四年。琼斯每次祷告都向神甫夫人解释一遍是男孩而不是女孩的事实。日历翻过,她褪去了少女时的无邪,换上了妇人的面纱,不过眼神还是一样的……

      “哦,多么楚楚动人的美人――”

       小男孩表示自己刚和龙虾讲清楚游戏规则,就被琼斯先生从水里“捞”出来带到神甫夫人面前,浑身湿淋淋的,发上说不定还有跌落水中的叶子。

     “她有否婚配?我认识一位翩翩有礼的贵族少年,来自伦敦的名门望族。她就像欧登塞城的明珠,夏天里最娇美的花蕾――”
      
      “如果过早的盛放,那么不等寒冬,就早早地凋谢。”小男孩躲到琼斯先生身后,气鼓鼓地回答道。他知道这并不是简单的聚会,而是决定他最终归属的讨论会。他的确应该找一位少女成婚,可他不愿意。他想留在琼斯先生身边,为什么不可以呢?

    “夫人,您……也许您可以邀请那位绅士来到丹麦做客?”琼斯想着可以通过那位绅士让小男孩接触到适龄的女子,虽然他舍不得与小男孩分离。
     
    “啊,好的,好的。”神甫夫人连声应下,生怕犹豫的琼斯改变了注意。

     琼斯牵着小男孩的手走出了神甫家的花园。盛夏时节,花朵芬芳,蝴蝶在琼斯肩上停留,小男孩的目光追随着翻飞的翅膀,最终落在如树般浓绿的琼斯先生的眼睛上。

――――――

     为什么琼斯急着让小男孩成婚呢?
     让我们用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回答:
From fairest creatures we desire increase, 天生之尤物应多多繁衍,
That rhereby beautu' s rose might never die. 以使美丽的玫瑰永不凋残。
       收养小男孩的经历,或者小男孩本身,对于琼斯来说就像一场梦,飘渺如雾,曼妙如烟。琼斯想确定小男孩是真实存在的,也想让小男孩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所以急急忙忙地为他寻找终生的伴侣。

5
      小男孩喜欢莫扎特,自由和爱是他的灵魂。就像莫扎特一样,一辈子都渴望得到别人的爱,哪怕他变成一只不可语冰的夏虫,哪怕他是朝生暮死的蜉蝣。

      在他小的时候,他经常急不可耐地问别人“你喜欢我吗?”

      如果碰到一个爱开玩笑的大人,比如琼斯的船长朋友,回他一句“不”,他马上就会哭得稀里哗啦!他是那样的单纯和善良。

      等他长大些,仍然保留着这个习惯,只是“别人”的范围缩小为琼斯先生一个人。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夜晚入睡前最后一件事,就是问琼斯先生:

     “您还喜欢我吗?”
     “当然,我爱你,我的孩子。”

     琼斯爱小男孩,小男孩是琼斯心中最柔软的一角。哪怕小男孩是公主的私生子甚至是海王的后裔,又怎样呢?

      当琼斯揉着怀中小家伙一头蓬松的短卷毛时,小家伙抬起头露出一双蓝莹莹的眼睛,全身湿漉漉的沾着海盐的味道,琼斯的心都要融化了。

      可小男孩是泡沫,海的女儿残存的魂魄。他无法享受爱的欢欣,只有转瞬即逝的爱的忧愁与苦涩――

      今天,从神甫家回来的一天,琼斯先生的回答多了一句:“可这不是恋人间的爱情,如果你有心仪的女孩,你就会有完全不同的体会了。”

      十四岁的小男孩透过屋顶未修补的洞,看见几颗星星划出轨道,像火柴棒擦过,留下一道道炫目的金光,这样灿烂的消逝,是否比得上平庸的生存?

      他彻夜未眠。泡沫是不能做梦的。

6
      小男孩其实尝过爱情的酸甜,在他十岁的时候。

      邻居家的小女儿终于挣脱了病床,出落成一朵过分瘦弱的淡粉色百合。死神似乎娶走了太多还未开放便凋零的鲜花,于是放弃了对她的追求。

     琼斯常常为邻居家的寡妇与她女儿送上处理好的鱼肉。在回来的路上总能遇到报童递给他来自不同小姐的情书,也有扮成报童的小姐本人,干净的面庞上细小的绒毛,下巴上粘的棕黄胡子和用胶刷出胡尖的假短髭之间的两瓣嘴唇显得分外粉嫩――可惜年轻的渔夫在家中天天面对纯美的造物,想着如何逗小天使开心,令小精灵不伤心难过,早就对她们的美丽免疫了。

       邻居家的小女儿常常奉母亲之命为琼斯送来新采的蔷薇、桔梗花或薰衣草。有时琼斯先生不在家,小男孩就会取下窗框上的篮子,顺便和小女孩说上几句。

      “为什么要送花呢?”
      “因为母亲让我送来感谢琼斯先生。”
      “哇,琼斯先生又做了什么好事吗?”
      “是的,他救了我。”
      “琼斯先生原来是个医生吗?”
      “不,他是个神。”
      “我也这么觉得,你觉得他是哪个神呢?音乐诗歌之神布拉奇吗?琼斯先生唱歌可好听啦。”
       “不,是耶稣!而我是拉撒路……还有,你唱歌也很好听!母亲在呼唤我的名字了,明天见!”
      “耶稣吗?我唱歌只因我母亲的姐姐们怀念往日时光――谢谢你的夸奖!”

     “今天的你为什么来送花呢?琼斯先生去礼拜了,回来我和他要去剧院。”
     “小琼斯,母亲说这花是给琼斯先生的。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带你一起去采。”
      “我不叫小琼斯,琼斯先生叫我bubble,因为我在学习英文之前只会发出气泡般的音节。能和你一起去采花吗?我真高兴。”
     “走吧,琼斯先生的小跟班,我会告诉你每种花的花语。”
       “让我留张字条!”

     “桔梗花是无望而无悔的爱,也是永恒的爱。这样的话,母亲不能再给琼斯先生送桔梗了。”
     “蔷薇呢?为什么不能送?”
     “温柔的爱与思念。我不能告诉你。蔷薇花最像我母亲年轻的时候。”
     “你的母亲温柔得像在为琼斯先生守寡,哦,对不起。薰衣草?”
     “'我等待你的爱情'。没关系,我代替主原谅你的无礼。”
     “我能送你一朵百合吗?百合的花语是什么?”
   “最好还是不要了,百合是'家庭圆满'。”
       小男孩不答话了,他仰头瞧着比他高一些的女孩,阳光被草编的帽沿分得细碎。她脚边的石头松动了一下,她往后跌去,小男孩赶紧握住她的手,亚麻色的秀发松开,披落双肩,她的帽子却跌下山崖。他们看清了彼此稚嫩的面容,她呼吸一窒,慌忙地拍拍自己的胸口,仓促地点了点头。

   “明天,还能一起采花吗?”

#攻略吴老板…的站牌的攻略#

接上一段#如何正确地偶遇一只吴老板#,食用愉快(๑•̀ㅂ•́)و✧

各位可爱的姑娘和帅气的男孩子们,吴老板站牌的具体坐标是吴山广场华光巷【端坐】所以可以直接坐公交车,经过这个站点的是…恩,看图吧,我是坐30路来着的?【自我怀疑中】反正图里都有【趴】我记得有一路公交经过吴山广场这一站,请记住,这里的吴山广场长得是1p这个鬼样子,不要认错啦【对,就长这副鬼样子

然后我还拍了一些站牌旁边的照片,也许是2p,或者3p【上传后图片顺序应该不变吧…那样就好!

公交车经过的站,我只截了部分,并不是全部ww最后祝大家玩得愉快,吴老板真的好帅٩(๑òωó๑)۶杭州的孩子们都超级幸运~

#求kkk# #求赞#
#如何正确的偶遇一只小佛爷#
#关于吴老板的站牌的repo#

记2016.8.6

今天早上9:20出发去找吴老板的站牌,好激动好激动aaa那个烧卖好好吃啊【划掉划掉】早餐什么的就随便吃了一些,大家不要学我【捂脸】吴老板的站牌在吴山广场附近,听说吴山广场也是吴家的【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看都有吴字嘛!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抵达目的地,这里的目的地仅仅是指吴山广场【敲黑板】记重点!!途中可能会无聊,所以幻想了一下我和小花吴邪之间的恩怨纠葛,王萌黑瞎子友情客串,想着想着虐死我了——小花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吴邪为什么如此爱我?【小傻瓜,因为你不要脸啊(滚】结局是吴邪离开小花失踪,我终于认清自己的内心:他们两个我都想要。一个冷漠的句号。

接着我就开始了漫漫寻夫路,找的过程那叫一个艰辛,那叫一个苦啊【步行了两个多小时】什么东南西北中的,我还青龙白虎呢!【扔】方向感好的妹子汉子,不要相信地图【生无可恋】这个地图都搞得我想说脏话了,为了小三爷还是乖乖打车或者坐公交吧,哼╭(╯^╰)╮因为过程实在太可怕,我的印象里只有“找到了吴邪哥哥他就会娶我呢,我得好好盘算一下聘礼,至少要坑这个奸商…哈?奸商这个称呼是王萌说的【指】吴邪哥哥最好了~”这段越想越有心情走下去的话了。

以上对女孩子适用,男孩子…嗯,也可以【扶额】嫁和娶凭个人喜好。

最后我终于意识到了什么,Yeah!正确的打开方式,就是 坐  公  交  车【哈哈哈哈哈哈我实在是太厉害了!同时我也体会到了前两个小时做的无用功【躺】不行我要去哭一会儿,小三爷酷爱来安慰你媳妇儿

坐公交车的过程中有个插曲,就是零钱不够了【纯属计算错误,别管】于是我佯装(啊?)很善良的样子去换零钱,为什么老大爷老大妈都没有零钱,还用一种“这闺女儿是不是傻了”的关爱的眼神望着我?世风日下啊…我还是去银行换零钱吧,银行里人很少,很适合演恐怖片【走开啊喂】换到零钱的那一瞬间我就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差点把钱吃下去,不行,还是留给小三爷吃吧【发展趋势有点奇怪啊

友情科普一下,银行里可以换零钱哦,不过不是那种你给五块钱能还你六个硬币的那种

有没有感觉这个科普好智障,嗯,我也这样觉得,请心疼我一下

最后的最后,我找到了那个站牌ghsjsiiwajnsgejndkcomokjnkkhgvb【都是乱码请无视】aaaaaaa我激动的要死,吴老板帅哭了,吴老板我是你媳妇儿我爱你我爱死你了【几乎是冲上去的】吴邪男神娶我!嫁我也可以!

居然写完了,一直以为要写好久写好长呢
【趴】感谢看到这儿的小可爱们,给你们比个心*罒▽罒*♡

总结一下,就是一位少女成功地变成了吴老板的小迷妹,嗯

以上。




以下1p到6p是站牌的图,后几p是私心的合影|ω・)吴老板帅气的返图加了滤镜,请务必原谅我的拍照技术,吴邪真的(//∇//)好帅